第三代NMN赛立复NADH解决的那些技术难题

2020-10-26 16:09

  作为人类进行靶向抗衰的“弹药”, NADH(线粒体素)并非唯一选择,但却是已知效率和威力最佳的上上之选,又因制作工艺及储存的高门槛,长期停留在概念阶段。不过,现代生物技术的演进已将藩篱打破,并开启新一轮的抗衰制高点之争。

  新旧势力角逐,谁是谁的敦刻尔克,谁又是谁的诺曼底登陆?

  抗衰界最强王者NADH出现

  “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 ”是NADH的学名,俗称“线粒体素”。作为辅酶I的前体,曾因过度活跃无法制成一度在抗衰界的产业端雪藏。

  事实上,素有“NADH应用之父”之称的伯克梅尔 (George D. Birkmayer)曾在20年前就在探索合成思路,其父亲是Walther Birkmayer,帕金森治疗药物左旋多巴L-DOPA的发明者,父子两人毕生精力共同研究NADH制剂的生产和应用。但在开启NADH抗衰之前,产学研各界都无奈将其视为可望而不可及的技术高峰。

IMG_256

  这倒不是说现代生物技术无力回天,而是在这期间,市场曾一度充斥着价格高昂的抗衰药物,但业界本就有抗衰系富人专属的共识,再加上NADH提取技术受限,产业界往往就小众市场掘金,日子不算难过。人类基于细胞靶向抗衰的研究因此长期停留于上一代技术的“蜜月期”。 从早期因治疗糖尿病衍生出的二甲双胍疗法,到后来基于Senolytic形式的mTOR、NAD+疗法,虽然介入细胞抗衰的探索已经开始,但以此前NMN类产品为例,最早NMN的人均服用成本高达每年150万人民币以上。 因此,绝大多数人回归基础方式,或许你以为只能通过运动健身、均衡膳食等进行健康管理,但其实要想精益化进行抗衰长寿规划,关键还要从细胞做起。 NMN是在NADH之前流行于业界的靶向抗衰产品,中文名称是β-烟酰胺单核苷酸,通过进入人体内部,在酶NMNAT的帮助下,同时消耗一定的能量(ATP),最终转化为抗衰因子NAD+,发挥延缓衰老的作用。 而NADH进入人体内部后,不需要在酶的催化作用下,就可以直接分解生成NAD+和氢(H),据UCSF(9个诺贝尔获得者名校)科学家研究证实,NADH可以显著提升NAD+水平,比NMN效率更高 。且NADH分解过程中不仅释放能量为细胞“充电”,还生成“特种生物氢”能够起抗氧化的作用。NAD+、特种生物氢、能量三者协同作用,相比之下,NADH的抗衰性能比NMN更胜一筹。

  氢键“联合”下的维稳技术成硬核

  令人欣慰的是,时至今日,这项基于NADH的靶向抗衰疗法终于走出实验室,美国CELFULL(赛立复)率先攻克了两大世界难题,并创立赛立复 品牌将其投产并走向市场。

IMG_257

  赛立复首任首席科学家“NADH之父”GeorgeBirkmayer教授

  赛立复的科学家团队花4年半时间对其制药工艺和性状维稳进行研究,最终研制成了稳定且可被人体吸收的赛立复NADH片剂。而在此前,由于大量科学家无法从NADH直接入手,研发一度陷入停滞。 在制作工艺上,大量科学家曾想通过给NR和NMN加H,变成NRH和NMNH,来达到提高转化NAD+的效率的目的。但研究发现都需先转化成NADH,再转化为NAD+。这不但再次证实NADH提升NAD+的效率非常高,也说明因为NADH不稳定,科学家在谋求“曲线救国”。

IMG_258

  而赛立复的做法是,基于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研发先进的还原型生物酶,经此还原型生物酶的三维催化,将NAD+与特种生物氢结合,绿色合成NADH。

  但NADH的性状非常不稳定仍是难题。这主要因为生物化学反应都是趋向于稳定的结构,NAD+的六元吡啶环单双键交替,共有三个双键,非常稳定,而NAD+与H结合形成NADH之后,六元环只有两个双键,非常不稳定,极易脱掉氢,重新回到稳定的NAD+状态。 为此,赛立复联合康奈尔大学科研团队,利用前沿的还原型酶催化技术,将NAD+和氢结合起来,并利用Turn A递送体系,保证了长达2年以上的体外稳定储存,以及稳定的体内吸收,克服了NADH怕光、怕水、怕高温和怕氧化等缺点。目前已获得营养保健品管控最为严苛国家之一加拿大政府颁发的销售许可NPN认证

IMG_259

  可见,赛立复独特的Turn A递送体系为氢键“联合”下的性状维稳提供保障,成为NADH走向产业化生产的硬核技术,特别是NADH在分解过程中还将释放的特种生物氢(H),也是目前医学领域最受重视的成分之一。 中国著名呼吸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说:“氢(H)具有很强的抗氧化作用,特别是其高选择性,仅中和毒性氧自由基、高弥散性和高安全性,因此受到广泛重视。”也就是说,特种生物氢(H)可以进入细胞内部的自由基大本营线粒体内,从源头干掉自由基,同时有很强的抗氧化性,能够消除炎症。

  赛立复开创科技抗衰新纪元

IMG_260

  NADH靶向抗衰产品的出现令抑制“NAD+水平下降”和修复“自由基损伤”两大抗衰机理相得益彰,亦在业界获得“抗衰之王”的美称 ;即便在NMN领域,2018 年,在美国赛立复与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等世界顶尖科研机构科学家的联合下,经过安全性评估及临床反馈,采用同年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使 NMN 的成本降低了 95%以上,安全有效性提升96%。

  技术的创新与突破也令赛立复系列产品在靶向抗衰、细胞修复领域深入人心。据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京东营养补充剂成交额增长超过200%,而赛立复的成交较同期增长1500%。

IMG_261
赛立复NADH

  赛立复的成功不仅让抗衰变得高效,同时也打破了“富人专属”的价格藩篱,以NADH为例,不到2000元的价格也让越来越多的工薪阶层有能力享受最新科技带来的抗衰体验。 赛立复的成功背后是其深厚的研发实力,目前已集成了科研、产品和健康三大中心“健康体系” ,并设立了全息衰老大数据分析平台核心原料甄选平台先进产品制剂工艺研发平台系统性产品测试应用平台 等4大研究平台,仅1000㎡先进的线粒体医学与辅酶学科研平台就耗资5000万元打造,赛立复NADH系列相关抗衰因子专利申请数量全球第一 。 凭借其不断的研发创新和严格的质量安全控制,赛立复正整合全球领先技术,生产出更多线粒体医学抗衰产品,帮助实现人类健康品质生活的提升,最终达到“复元生命活力”的终极目标。未来,随着大众对于抗衰产品的需求不断提升,赛立复品牌也将引领市场走向靶向抗衰产业的新纪元。

编辑: 郎万彬   责任编辑:李瑾瑜

推荐阅读

返回顶部

Copyright 2003-2016 商丘网 版权所有

首页  |  商丘  |  专题  |  网视  |  图片  |  金融  |  房产  |  汽车  |  教育  |  健康  |  旅游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热点资讯
第三代NMN赛立复NADH解决的那些技术难题
2020-10-26 16:09       我要评论 

  作为人类进行靶向抗衰的“弹药”, NADH(线粒体素)并非唯一选择,但却是已知效率和威力最佳的上上之选,又因制作工艺及储存的高门槛,长期停留在概念阶段。不过,现代生物技术的演进已将藩篱打破,并开启新一轮的抗衰制高点之争。

  新旧势力角逐,谁是谁的敦刻尔克,谁又是谁的诺曼底登陆?

  抗衰界最强王者NADH出现

  “还原型烟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 ”是NADH的学名,俗称“线粒体素”。作为辅酶I的前体,曾因过度活跃无法制成一度在抗衰界的产业端雪藏。

  事实上,素有“NADH应用之父”之称的伯克梅尔 (George D. Birkmayer)曾在20年前就在探索合成思路,其父亲是Walther Birkmayer,帕金森治疗药物左旋多巴L-DOPA的发明者,父子两人毕生精力共同研究NADH制剂的生产和应用。但在开启NADH抗衰之前,产学研各界都无奈将其视为可望而不可及的技术高峰。

IMG_256

  这倒不是说现代生物技术无力回天,而是在这期间,市场曾一度充斥着价格高昂的抗衰药物,但业界本就有抗衰系富人专属的共识,再加上NADH提取技术受限,产业界往往就小众市场掘金,日子不算难过。人类基于细胞靶向抗衰的研究因此长期停留于上一代技术的“蜜月期”。 从早期因治疗糖尿病衍生出的二甲双胍疗法,到后来基于Senolytic形式的mTOR、NAD+疗法,虽然介入细胞抗衰的探索已经开始,但以此前NMN类产品为例,最早NMN的人均服用成本高达每年150万人民币以上。 因此,绝大多数人回归基础方式,或许你以为只能通过运动健身、均衡膳食等进行健康管理,但其实要想精益化进行抗衰长寿规划,关键还要从细胞做起。 NMN是在NADH之前流行于业界的靶向抗衰产品,中文名称是β-烟酰胺单核苷酸,通过进入人体内部,在酶NMNAT的帮助下,同时消耗一定的能量(ATP),最终转化为抗衰因子NAD+,发挥延缓衰老的作用。 而NADH进入人体内部后,不需要在酶的催化作用下,就可以直接分解生成NAD+和氢(H),据UCSF(9个诺贝尔获得者名校)科学家研究证实,NADH可以显著提升NAD+水平,比NMN效率更高 。且NADH分解过程中不仅释放能量为细胞“充电”,还生成“特种生物氢”能够起抗氧化的作用。NAD+、特种生物氢、能量三者协同作用,相比之下,NADH的抗衰性能比NMN更胜一筹。

  氢键“联合”下的维稳技术成硬核

  令人欣慰的是,时至今日,这项基于NADH的靶向抗衰疗法终于走出实验室,美国CELFULL(赛立复)率先攻克了两大世界难题,并创立赛立复 品牌将其投产并走向市场。

IMG_257

  赛立复首任首席科学家“NADH之父”GeorgeBirkmayer教授

  赛立复的科学家团队花4年半时间对其制药工艺和性状维稳进行研究,最终研制成了稳定且可被人体吸收的赛立复NADH片剂。而在此前,由于大量科学家无法从NADH直接入手,研发一度陷入停滞。 在制作工艺上,大量科学家曾想通过给NR和NMN加H,变成NRH和NMNH,来达到提高转化NAD+的效率的目的。但研究发现都需先转化成NADH,再转化为NAD+。这不但再次证实NADH提升NAD+的效率非常高,也说明因为NADH不稳定,科学家在谋求“曲线救国”。

IMG_258

  而赛立复的做法是,基于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研发先进的还原型生物酶,经此还原型生物酶的三维催化,将NAD+与特种生物氢结合,绿色合成NADH。

  但NADH的性状非常不稳定仍是难题。这主要因为生物化学反应都是趋向于稳定的结构,NAD+的六元吡啶环单双键交替,共有三个双键,非常稳定,而NAD+与H结合形成NADH之后,六元环只有两个双键,非常不稳定,极易脱掉氢,重新回到稳定的NAD+状态。 为此,赛立复联合康奈尔大学科研团队,利用前沿的还原型酶催化技术,将NAD+和氢结合起来,并利用Turn A递送体系,保证了长达2年以上的体外稳定储存,以及稳定的体内吸收,克服了NADH怕光、怕水、怕高温和怕氧化等缺点。目前已获得营养保健品管控最为严苛国家之一加拿大政府颁发的销售许可NPN认证

IMG_259

  可见,赛立复独特的Turn A递送体系为氢键“联合”下的性状维稳提供保障,成为NADH走向产业化生产的硬核技术,特别是NADH在分解过程中还将释放的特种生物氢(H),也是目前医学领域最受重视的成分之一。 中国著名呼吸病学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曾说:“氢(H)具有很强的抗氧化作用,特别是其高选择性,仅中和毒性氧自由基、高弥散性和高安全性,因此受到广泛重视。”也就是说,特种生物氢(H)可以进入细胞内部的自由基大本营线粒体内,从源头干掉自由基,同时有很强的抗氧化性,能够消除炎症。

  赛立复开创科技抗衰新纪元

IMG_260

  NADH靶向抗衰产品的出现令抑制“NAD+水平下降”和修复“自由基损伤”两大抗衰机理相得益彰,亦在业界获得“抗衰之王”的美称 ;即便在NMN领域,2018 年,在美国赛立复与哈佛大学、康奈尔大学等世界顶尖科研机构科学家的联合下,经过安全性评估及临床反馈,采用同年诺奖成果酶定向进化技术使 NMN 的成本降低了 95%以上,安全有效性提升96%。

  技术的创新与突破也令赛立复系列产品在靶向抗衰、细胞修复领域深入人心。据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京东营养补充剂成交额增长超过200%,而赛立复的成交较同期增长1500%。

IMG_261
赛立复NADH

  赛立复的成功不仅让抗衰变得高效,同时也打破了“富人专属”的价格藩篱,以NADH为例,不到2000元的价格也让越来越多的工薪阶层有能力享受最新科技带来的抗衰体验。 赛立复的成功背后是其深厚的研发实力,目前已集成了科研、产品和健康三大中心“健康体系” ,并设立了全息衰老大数据分析平台核心原料甄选平台先进产品制剂工艺研发平台系统性产品测试应用平台 等4大研究平台,仅1000㎡先进的线粒体医学与辅酶学科研平台就耗资5000万元打造,赛立复NADH系列相关抗衰因子专利申请数量全球第一 。 凭借其不断的研发创新和严格的质量安全控制,赛立复正整合全球领先技术,生产出更多线粒体医学抗衰产品,帮助实现人类健康品质生活的提升,最终达到“复元生命活力”的终极目标。未来,随着大众对于抗衰产品的需求不断提升,赛立复品牌也将引领市场走向靶向抗衰产业的新纪元。

编辑: 郎万彬   责任编辑:李瑾瑜
  相关阅读:
百姓呼声 进入频道 >>
人行道升级改造后 “...
房子没住上 生了一肚...
网友留言选登
村村通客车 睢阳区也快了
精彩图片 进入频道 >>
第八届中国·商丘国 ...
我们的节日——九九 ...
网络直播引爆华商节
民间绝活齐亮相 客商...
党媒推荐 进入频道 >>
    版权声明:商丘日报报业集团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禁止复制、转载或建立镜像等。联系电话:0370-2628098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诚聘英才 | 网站地图

主管:中共商丘市委宣传部 主办:商丘日报报业集团 商丘网联系电话:0370-2628098

    河南省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0120156001 豫ICP备05019403号 公网安备 41140202000008号     

12321网络不良与垃圾信息举报受理中心  12318 全国文化市场举报网站  公安部网络违法犯罪举报网站